手機看中經
當前位置     首頁 > 新聞 > 國內時政更多新聞 > 正文

“爺爺,我來了!我替您來看戰友了!”

2021年09月03日 08:43   來源:中國退役軍人微信公號   中國退役軍人

  9月2日上午,沈陽桃仙國際機場內,一切準備就緒,只等載有第八批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的運-20歸來。

  記者區內,一位身著軍裝的女生格外顯眼。這位女生叫陳怡,曾經是一名軍人,如今是一位退役軍人工作者,今天這場迎回交接儀式,對她來說意義頗深。

  1952、1982、2014

  1952、1982、2014,三個看似普通的數字,卻影響了陳怡一家三代人。

  1952年,陳怡的爺爺陳順貴從四川入朝參戰。接到任務時,這位年輕的士兵甚至來不及去后勤部門領御寒衣物,就跟著大部隊頭也不回地走了。那一年,陳順貴只有17歲。

  陳順貴著志愿軍軍裝佩戴軍功章的照片

  1982年,陳怡的父親陳杰參軍。陳順貴問兒子,“打仗,你怕不?”陳杰反問父親:“你不怕,我為什么怕?”

  2014年,剛剛大學畢業的陳怡做了一個決定——要像父親和爺爺一樣,進部隊歷練一番。父親陳杰心里高興,但又擔心女兒的身體素質跟不上,就把陳怡拉到操場,“先跑個3公里看看”。

  沒想到,陳怡跑完3公里只用了不到20分鐘,仰臥起坐一分鐘能做30多個!斑@丫頭,肯定偷偷練過!”陳杰驕傲地說。

  入伍時,爺爺陳順貴囑咐陳怡:“進了部隊,要提升素質,保家衛國!

  父親同他開玩笑,“您那時候說保家衛國,現在還是保家衛國?”

  老爺子立刻變了臉色,非常嚴肅地說到:“保家衛國,軍人就是要保家衛國!”

  陳順貴的紀念章和陳怡的“優秀學員”獎章

  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,第一批跳傘進入震中的部隊,就是陳順貴生前服役的開封某空降兵部隊。

  陳杰曾經服役過的原廣東軍區陸軍某團,在邊境作戰時第一個把紅旗插上敵方城樓。

  出于保密原因,陳怡曾服役的部隊不能被公開相關信息,但聽說那兒被稱作“首長的千里眼和順風耳”。

  一句話 爺爺記了一生

  戰場上的一句話,陳順貴直到臨終前都記得!耙粋山東兵,長得高高大大。每次遇到危險,都對我說:‘你往邊上去,注意隱蔽’!”

  陳怡說,自己小時候總是聽老爺子念叨這話,但不知道啥意思。后來才知道,沒有這句話,爺爺的命可能就留在朝鮮了。

  陳順貴與戰友合影

  朝鮮戰場上,四川兵的確有點“另類”。根據陳怡的回憶,陳順貴總說自己“比槍高不了多少”,再加上普通話不好,和戰友交流有時都有困難。戰友們也總是逗他:“什么?有事你大點聲說,再大點聲!”

  那時,連長安排陳順貴擔負運送傷員的工作,每當他抬著傷員經過戰友身邊,那個長得高高大大的山東兵總少不了大聲呵斥他,“你往邊上去,注意隱蔽!”

  沒有親手埋葬那個山東兵,成了陳順貴最大的遺憾。

  不是不想,當時陳順貴半個身子已經沖出戰壕,但連長一把將他薅回來“想死啊”!話音未落,一顆炮彈落下來,把山東兵的尸體炸個粉碎。

  陳順貴身著飛行服

  回國后,陳順貴一直在尋找那個山東兵的親屬。他跑了好多個地方,也在戰友群里多番詢問,但都遺憾無果。

  “把希望留給我,把絕望留給他們自己!标愨f,爺爺講起當年的事情,總是會說這句話!盃敔斏淖詈,說的都是想見那群戰友!

  這一天終于來了

  2021年9月2日早上6時40分。陽光從云層中穿出,在沈陽市遼寧大廈,一夜未眠的陳怡穿上軍裝,準備乘車前往指定地點。

  上午9時40分,沈陽桃仙國際機場的記者區內,陳怡拿著爺爺的照片,焦急地等待著英雄歸來。

  中午11時26分。載著第八批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的飛機落地的那一刻,陳怡舉起右手,挺起胸膛,敬了一個軍禮。

  “爺爺,我來了!我替您來看戰友了!”

  這一刻,我們看到的是英雄血脈的傳承。

  陳怡發自內心地感謝所有幫她實現爺爺遺愿的人,讓她有幸來到沈陽,親眼見證和爺爺一起戰斗過的英雄們重歸故土。

  陳怡軍裝照

  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外,很多市民自發前來迎接英雄回家。也有像陳怡一樣,拿著親人照片前來的人,他們也想讓自己的親人“看看”這些戰友們,“你們記掛的人,今天回家了!”

  陳怡爺爺的遺愿終究會實現。因為,想要迎回烈士的心,無論陳怡還是這些沈陽市民,乃至14億中國人,都是一樣的。

  我們每一個人,每一天,都在等待他們回家!

  文章來源:中國退役軍人(ID:zgtyjr)。轉載需注明來自“中國退役軍人”微信公眾號,否則視為侵權。

  作者:中國退役軍人融媒體報道組

  值班編輯:韓筱一(實習)

  值班主編:呂高排

  監 審:倪光輝

(責任編輯:苗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