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

【三農瞭望】“農民工”不再是體力勞動者代名詞

2021年08月24日 05:34   來源:經濟日報   喬金亮

  我國農民工結構已發生深刻變化,新生代農民工成為該群體的主力軍。把握好新生代農民工帶來的人口紅利,既是推進新型城鎮化的關鍵,也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。要加快推動城鄉融合發展,讓他們在城鄉間進退有據,可以安穩留鄉,可以踏實進城,可以返鄉創業。

  日前,北京市外來新生代農民工監測報告發布。報告顯示,2020年北京新生代農民工占比達到50.1%,從事IT行業占比大幅提高,在所有行業中增幅最大。

  繼2017年新生代農民工比例在全國范圍首次過半后,該群體比例在北京也實現過半。這意味著,我國農民工結構已發生深刻變化,新生代農民工成為該群體的主力軍。隨著農民工群體代際更替出現的質變,“農民工”3個字不再是體力勞動者的代名詞。把握好新生代農民工帶來的人口紅利,既是推進新型城鎮化的關鍵,也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。

  新生代農民工指1980年以后出生的農民工,他們的常住地在城市,戶籍地仍在鄉村。過去,很多人模糊感覺到,這批拖著拉桿箱的農民工與扛著蛇皮袋的農民工有所不同。如今,當月薪過萬的IT行業與新生代農民工出現交集,進一步打破了人們對農民工群體的刻板印象。他們有幾個顯著特征:沒有或很少從事過農業生產,依然吃苦耐勞,愛上網、敢消費,愿意自我提升,不單重視薪酬高低,更看重職業前景和自我滿足。他們中有人希望能融入城市,也有人愿意帶著積累返鄉。

  過去,由于城鄉二元體制的限制,農民工融入城市面臨就業難、住房難和落戶難等問題。彼時,大量農民工缺乏一技之長,局限于傳統的建筑業、低端制造業、初級服務業,且流動性較大。伴隨以人為本的新型城鎮化和戶籍制度改革的深入推進,近年來各地出臺了不少政策,從規范勞動合同到完善各項保險,從解決子女教育到享受市民化待遇,讓想融入城市的農民工心里更加踏實。

  城市發展離不開“白領”,也少不了快遞員、保潔工。一方面,無論經濟怎么轉型,依然需要大量的非技工型農民工從事各類服務業!罢泄るy”的背后是農民工總量增速在下降,農村剩余勞動力正從無限供給向有限供給轉變。另一方面,伴隨科技進步,對技術型農民工的需求與日俱增。如今,新生代農民工的學歷水平、學習意識都在提升,正加快向新型技工轉變,職業選擇也更加多元,他們中很多人有能力從事IT行業,也能勝任更多高新技術類行業。

  億萬農民工在城鄉之間長時間、大范圍有序有效轉移,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獨特現象和強大支撐。過去,新老農民工用智慧和汗水支撐了中國制造、實現了中國奇跡,推進了工業發展、城市建設。如今,對高素質新生代農民工的依賴和爭奪,更考驗著城市和企業的智慧,需要做出針對性改變。在過去,大量企業的利潤是建立在廉價使用農民工基礎之上的,F如今,企業就要改善就業環境,增加職工福利,學會向農民工讓利;而城市則要推進新型城鎮化,提高基本公共服務水平,通過日趨公正的制度環境和更親切的人文關懷,增加對高素質農民工的吸引力。

  有說法認為,新生代農民工徘徊在“留不下的城市”和“回不去的鄉村”之間。盡管事實并非如此,但這種觀點卻警示我們,要加快推動城鄉融合發展,讓他們在城鄉間進退有據,可以安穩留鄉,可以踏實進城,可以返鄉創業。尤其要讓那些在城市失去競爭優勢的農民工可進可退,在農村可以有地種、有房住、有事干。無論是推進新型城鎮化,還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,都不能以損害進城農民權益為代價,要保護好他們的農村土地權益和集體資產權益。只有這樣,高質量的農村勞動力才可以順暢流動,更好發揮農村勞動力彈性供給對經濟發展的作用。(本文來源:經濟日報 作者:喬金亮)

(責任編輯:馮虎)

【三農瞭望】“農民工”不再是體力勞動者代名詞

2021-08-24 05:34 來源:經濟日報
查看余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