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宿當支點 共生互融的鄉村振興不是夢

2021年08月31日 08:45    來源:中國文化報    魯 娜

  在鄉村振興戰略和后疫情時代旅游發展尋找新的增長點的大背景下,外部力量不斷進入一座座鄉村,猶如璀璨星火,點燃了鄉村產業振興之路。

  產業振興靠什么?我們看到,許多鄉村已走上以民宿為支點,集聚資源、融匯要素、輻射周邊的發展之路。由此,當下更重要的問題是,隨著民宿紛紛走進鄉村,如何在發展鄉村民宿、促進產業振興的基礎上,以點帶面促進共建、共生,不斷激活鄉村內生動力,讓村民真正賺到錢、嘗到甜頭呢?

  新探索

  75天建成鄉村度假農莊 賦能幾何?

  大別山腹地,一條“網紅”公路中國紅嶺公路串聯起安徽省金寨縣的紅色文化景點和天堂寨、馬鬃嶺、茶山花海等自然生態景區,旅游度假資源可謂得天獨厚。然而,由于沒有優質的住宿產品,大多數游客當天來、當天走,留不住游客,也就無法在當地產生更多消費。

  2020年4月,金寨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。一年多后,在群山環繞的白水河畔,10棟度假風格的白色“盒子”依山而建,掩映在大灣村的青山綠水間,7月初,攜程度假農莊金寨大灣店(簡稱“農莊”)開門迎客,包括10間套房及客房產品、1間懸崖主題餐廳以及綜合服務中心,二期相關主題場景也將隨著開發推進相繼投入使用。這也是攜程繼今年3月啟動“鄉村旅游振興”戰略、宣布以公益性質投入10個高端鄉村住宿項目后的首個落地項目。

  金寨縣風景優美,交通便利,從上海出發僅需兩個多小時。但由于缺乏高端酒店、民宿,目前在攜程平臺上,金寨縣民宿酒店平均價格只有260多元!霸谡憬布,幾年前民宿酒店平均價格僅有300多元,但現在已經接近1000元,翻了數倍,主要就是酒店、高端民宿等收益上的提升。實際上,由于中高端客人停留間夜的提升,由其帶動的相關旅游消費要遠遠高于這些!睌y程集團董事局主席、攜程度假農莊創始人梁建章說。

  正是這樣的痛點,攜程才決定通過打造10個五星級度假農莊作為“樣本”,來為目的地補齊住宿短板。首家農莊選址金寨,梁建章與團隊認為,金寨縣雖地處大別山腹地,但基礎設施及交通配套較為完善,旅游市場方興未艾。

  今年4月啟動,從開工到開業歷時僅75天,農莊快速建設與運營,身后有兩個重要伙伴加入與支持,一個是攜程集團旗下高端酒店運營品牌麗呈集團,負責后續運營管理工作,一個是移動旅居空間裝備制造商地球倉,負責房屋搭建。

  如何促進農莊與鄉村共建、共生?作為農莊的運營管理方,麗呈集團相關負責人介紹,除了在酒店系統、技術、營銷管理方面進行賦能外,在當地人才招聘、培養方面,也會優先錄用當地居民,特別是相對困難家庭成員,本地員工占比近60%。農莊餐廳員工張經芳家曾是大灣村重度貧困戶,丈夫、婆婆走得早,為了支撐家庭,張經芳也曾去大城市打工,但工資微薄。得知農莊正在招聘,月薪有3000多元,張經芳就決定來試試。她干活利索,待人真誠,尤其是她展示了廚藝后,店長立刻拍板錄用。

  吸引本地優秀人才回流,是鄉村振興中人才振興的重要內容。農莊的第一任店長程本俊就是從上;氐郊亦l工作的優秀酒店管理人才。1997年離開老家的程本俊在上海打拼24年,擁有10年獨立管店經驗。攜程集團副總裁、麗呈集團CEO陸昀說:“大灣村年輕人外出打工的多,我們希望留住人才,讓年輕人愿意回到村子里,因此我們給的工資比縣城里要高出20%!

  以產業幫扶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則是農莊項目的另一出發點。農莊為客人提供采茶、制茶等特色文化體驗,以產業幫扶帶動地方經濟發展。張經芳的公公如今在茶廠領著住客體驗采茶、炒茶,一個月也有3000元的收入。

  “鄉村旅游是鄉村振興的金鑰匙!绷航ㄕ卤硎。2019年,我國鄉村旅游接待人次達到了30.9億,占國內旅游人次的一半。這正是眾多外部力量借由民宿進入鄉村的底氣。除了上述賦能之外,攜程究竟能在多大程度帶動當地發展呢?

  記者了解到,依托攜程的平臺優勢,金寨縣通過農莊提升了網絡曝光量,有效轉化中高端客群。該項目全面落成后,每年將為當地帶來旅游住宿收入超過500萬元。目前來看,該農莊短期帶動效應已顯現,金寨縣7月整體訂單量環比6月增幅約36%。其中,當地天堂寨景區7月門票訂單量環比6月增幅達131%;燕子河大峽谷景區7月門票訂單量環比6月增幅達300%。不過,農莊目前體量較小,運營成效尚待時間檢驗,是否能長期帶動當地鄉村發展,還需進一步觀察。

  縱 深

  與村民共生 培養“鄉村CEO”

  借由住宿這一支點,通過產業振興帶動鄉村全面振興,這條產業振興之路上,“同行者”越來越多。當越來越多的外部力量進入鄉村后,如何與村民共生也成為問題焦點。

  在河北省淶水縣南峪村,隱居鄉里和中國扶貧基金會合作了鄉村民宿項目“麻麻花的山坡”。農民成立合作社,拿出村里的15套閑置農宅,由中國扶貧基金會投資600萬元,將農宅打造成高端民宿,交給隱居鄉里來運營。村民分紅每年能達到120多萬元,幫助銷售當地蔬菜、土特產達20多萬元,給村民管家付的年工資總額達到90多萬元。僅僅15個小院子,就可以為一個鄉村帶來150多萬元的年收益。

  “村集體辦的民宿,又激發南峪村的老百姓自己投資興辦民宿,F在村民自辦民宿已經有50家、近400間客房,我們村已經有8名大學生回家做民宿了!蹦嫌妩h支部書記段春亭說!爱a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第一內涵,真正的運營應該不僅能讓村莊外表發生變化,更應從內在激活鄉村持續發展的動力,要通過三產融合推動鄉村產業轉型升級,同時讓農民參與其中,使其得到鍛煉與發展!标愰L春說。

  鄉伴文旅集團在貴州銅仁的樹蛙部落項目則創新探索了“合作社主體+公司化運營+村級集體經濟和農戶分紅”的鄉村民宿扶貧模式。項目一期投資1500萬元,由江蘇昆山財政幫扶資金投入,包含樹蛙部落、老房改造、鄉創中心風物館、鄉村振興學堂等設施。村委組織村民成立合作社,村集體經濟每年可享受利益分紅,覆蓋全村735戶2386人,其中貧困戶168戶616人,村民還能收獲“三金”——流轉土地有租金、分紅有股金、就業有薪金,實現貧困戶年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,帶動當地經濟發展。

  另一方面,鄉村振興必須留住人才,要培養大量的“鄉村CEO”。樹蛙部落建成后,要有優質人才才能實現良性、持續的經營。于是,鄉伴文旅在銅仁積極舉辦旅游技能培訓班,為當地培訓優秀管理人才并參與民宿的經營管理,激發當地村民思維方式的轉變,提高村民的旅游服務水平。同時,當地村民利用培訓掌握的各項技能,發展鄉村農家樂、休閑娛樂等相關產業,實現人才資源就近利用,分流剩余勞動力,也解決了再就業問題。

  “在鄉村建設的過程中,一定要始終堅持以村民為主體,與村民共生。如果做不到這點,發展中就可能會遇到各種障礙,比如村民不配合、社會資本入鄉水土不服、政府一倡導村民就‘等靠要’等。如何實現與村民共生?”鄉村生活方式運營商隱居鄉里創始人陳長春表示,根據經驗,運營商通過與村集體經濟合作,將有效帶動全體村民的參與度與積極性,這一“共生模式”在鄉村治理現代化發展過程中,越來越凸顯出極大的優勢。

  “鄉村文旅的長期性在于這個行業有未來、有價值,不用在意從即時利益里去贏得一朝一夕,同時要把利益進行適當分配,要尊重在地性、融合發展,要創造利益共同體,注重產業發展引導、政企融合、城鄉互動,這就是要做到長期性!编l伴文旅集團創始人、董事長朱勝萱說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魏金金 )

民宿當支點 共生互融的鄉村振興不是夢

2021-08-31 08:45 來源:中國文化報
查看余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