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法國,親歷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

2021年08月30日 09:02    來源:解放日報    史燁婷

  在法國留學時,我習慣于身邊濃厚的文化藝術氛圍,各類音樂節、戲劇節、電影節、展覽讓人應接不暇。無論是大城市還是小城市,往往都有水平不俗的文化活動,且近在身邊,方便人們參與。而每年9月,我都有一份特殊的期待專門留給“文化遺產日”。

  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首創于法國。1984年,時任法國文化部長雅克·朗在法國設立“古跡開放日”,旨在讓更多普通民眾可以近距離參觀、感受文物古跡,享受全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。1985年,在西班牙格拉納達舉行的第二屆歐洲議會(并非歐盟機構)的大會上,雅克·朗提出將“古跡開放日”推廣至全歐洲。很快,荷蘭、英國、盧森堡、瑞典等國紛紛開始推行自己國家范圍內的類似開放日。1992年,雅克·朗將開放日從原來的一天延長為兩天,并將其更名為“國家文化遺產日”。2000年,時任法國文化部長凱瑟琳·塔斯卡將其更名為現在的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。目前,這一開放日早已超越國境,遍及全球五十多個國家,到今年已舉辦到第38屆。從疫情中走來,今年的主題是“大家的文化遺產”。

  每年9月的第三個周末,法國各大博物館、劇院、教堂、城堡會免票或以優惠票的形式向公眾敞開大門,還會組織、策劃一些特別的文化活動。比如盧浮宮會在歐洲文化遺產日推出夜場參觀。另外,還有一些平日里不對公眾開放的場所,諸如,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、銀行、法庭、省政府、市政府、商會,甚至一些科研機構和工業基地等也會在此時敞開大門,安排導覽和參觀活動。更有一些私人產業,也是在這時打開了大門,感興趣的人們可以在官方提供的可參觀場所清單里耐心尋覓。

  學生時期在歐洲游學、生活,每年的歐洲文化遺產日是我不會錯過的節目。我曾經在歐洲文化遺產日正好去到盧瓦爾河谷附近旅行。那里歷史悠久,文物古跡眾多,城堡林立。當時,我恰好撞上一所私人城堡對外開放。預約了時間到場后,我在承包主人的帶領下進行了參觀。結束后居然還有驚喜:花園里,主人還安排了一場小型無伴奏室外四重唱音樂會。那時演奏的曲目、時長均已被我忘記,我卻深深記得那日的光、柔和的風以及悠揚的歌聲。

  歐洲文化遺產日期間,公共場館的參觀和文化活動大多是免費的,至于私人產業,或者歸屬于地方的場所則可根據需要收取少量費用。到了那兩日,可謂盛況空前。各個開放的參觀點門前,人們早早地排起了長龍,一些熱門參觀點的排隊等待時間可能長達2小時到3小時。2018年,期待參觀愛麗舍宮的人數眾多,等待時間竟然長達8小時。而一場漫長的等待,有時足以摧毀人們精密排好的緊湊參觀計劃。

  2013年,在波爾多攻讀博士學位時,我作為志愿者之一,深度參與了歐洲文化遺產日。我所協助的參觀點,是名為福里杰斯公館的私人產業。屋主雷諾當夫婦擁有并修復的福里杰斯公館是融合了新藝術、裝飾藝術和阿拉伯藝術三個流派,修建、裝飾于1912年到1927年的私人公館。他們于1999年買下這處產業,而后全家生活在此。雷諾當一家自愿加入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項目,接受公眾免費參觀,因此,福里杰斯公館就在波爾多市的免費參觀名單上。

  按法國政府的規定,加入項目的私人產業在日常維護、修復時可以得到政府補貼。具體負責這一事宜的是大區文化事業指導中心(DRAC),他們擁有具備古跡修復資質的建筑設計師網絡,可以幫助聯系。這些設計師往往有掛鉤的施工機構,能夠保證修復計劃順利施工。資助方面,政府規定相當嚴格:如果同意開放參觀,私人能獲得古跡部分修復的全額補助;如果不同意開放,則補貼古跡修復費用的一半。拿福里杰斯公館為例,如果修復的是露臺上的噴泉,則可獲得全額資助,如果是對主人之后加建的敞開式廚房的油煙機修理,則得不到任何補貼。

  當年福里杰斯公館的參觀活動共招募了4名學生志愿者,我和另一位女孩負責帶隊導覽。這樣一來,可以大大地減輕雷諾當先生和其夫人的工作量。四個人輪流帶隊,還可縮短帶隊間隔,減少民眾排隊等待的時間。另外兩位學生則負責幫助維持秩序,引導門外排隊的眾人。志愿者事前有一場培訓。女主人卡特琳娜給大家開了短會。主要是明確分工,告知當日的注意事項,并給了我們一些關于房子的歷史和風格方面的參考資料。

  從門廳、客廳、起居室、露臺直到花園,卡特琳娜帶著我們把整個路線走了一遍。參觀時間總計30分鐘,每組不超過12人。除了導覽時各個停留點安排的時間,導覽中需要特別注意的細節也被強調得很清楚。例如,禁止踩踏花園的草坪,關注團隊中的每一位成員,不能讓他們單獨落在后面。參觀結束后,送他們直至大門外,再開始下一組的導覽。

  活動當天,我雖有些緊張,卻也躍躍欲試。我帶上了自己的筆記上崗,除整理好的打印資料外,還有我用藍色圓珠筆認真補上的注意細節、延伸知識等內容,以備不時之需。忘了那一天我究竟帶了多少組參觀者,只記得對著不同的游客講了好多遍后,許多內容就可以信手拈來。來參觀的法國人大多親切友善,他們會安靜地聽、仔細地看、適時回應,很有規則意識,這使得大家的整個參觀過程都很愉快。

  導覽的過程中,我也仿佛漫游了舊時光。我時常在想,建筑真是神奇的空間,與每日生活息息相關,卻又同時匯聚了時間的維度。曾經的歲月就靜靜地存在于每一處細節里,一座雕塑、一幅壁畫、一面玻璃甚至一個紋樣,都將當時的審美、當時的理念、當時的技術和藝術統統匯聚其間。文字的描述和記錄,原來都抵不過建筑的溫度,那樣切近、可觸可感。

  2021年,距我回國已有8年時光。中間因為種種原因,沒能再回法國看看。這個暑假,我與雷諾當先生通視頻,再度聊起福里杰斯公館。他告訴我,家里又開始做修復工程了。這次要做的是外立面,墻體顏色和窗戶的所有外部百葉窗,他都打算恢復成從前的樣子。工程將大約持續5個月。

  他說,年底會發照片給我看。我問他,這么多年了,修復工程什么時候才會最終完結。他笑著說:文物的修復永遠不會完結。面對歷史,面對這樣的文物,我們得非常謙遜。即使買下了這處房產,我們也不是它的所有者,它屬于歷史、屬于藝術。我們只是在某一短暫的階段成為它的守護者,還要將它繼續傳遞下去。雷諾當先生說,未來福里杰斯公館終會迎來新的主人。不過,有一天,如果要賣這座房子,一定要知道接手的人打算怎么做,是否會好好保護。如果打算拿去作為商用,或者大改結構,他們是不會同意出售的。

  在歐洲,法國與意大利一樣,有著數不勝數的文化遺產,這些寶貴的文化遺產光靠國家的力量去保護還遠遠不夠,把所有建筑遺存都變成博物館也不現實。文化遺產,也許還是應該活在生活里。

  想到這里,一部每年夏天我都會重看的法國電影《夏日時光》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。導演奧利維耶·阿薩亞斯用一整部電影想要討論的,正是雷諾當先生說的問題。影片的最后,母親去世,老屋終究還是掛牌出售。曾經生活中每日使用的家具、器皿、掛在家中的畫……大多成了博物館的展品。后來,大兒子帶著全家去博物館參觀曾經自家吃飯用的餐桌椅,并在心中默默地問:到底怎樣才是最好?

 。ㄗ髡呦嫡憬髮W外語學院高級講師)

  鏈接

  參與國各顯神通 促進民眾文化交融

  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期間,參與國都會各顯神通,除了以免費或優惠參觀形式開放大批文化遺產地,還通過舉辦互動展覽、手工藝作坊、導覽、文化藝術節、歷史情境再現演出等主題活動展示歐洲特有的文化技藝、傳統、建筑、工藝等,幫助人們走近并認識那些曾經塑造歐洲歷史的文化遺產,了解歐洲人共同擁有的歷史過往。近年來,遺產日鼓勵發揮科技與創意在文化遺產保護和開發中的作用,一系列數字技術應用、文化創意以及社會教育活動也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遺產日舞臺上。

  2018年,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還首次創立了兩個試點項目——“歐洲文化遺產創造者周”和“歐洲文化遺產故事征集”。前者以青少年兒童為目標群體,鼓勵他們走進身邊的文化遺產地并以照片、漫畫等個性化方式進行記錄,所創作的作品將由專家進行評審,從中選出10位小作者,赴斯特拉斯堡參加一項特別活動;后者以致力于文化遺產保護及宣傳的個人、組織及協會為目標,分享各方與文化遺產的故事,鼓勵更多人參與到文化遺產工作和活動中。

  歐盟官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,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給人們帶來一種獨特的體驗,讓大家真切感受歐洲文化的多樣性,并進一步了解其背后故事的精彩動人。這項活動不僅激發了人們的想象,更使大家能夠真正參與文化生活。同時,它也是一個成功的實例,促進歐洲民眾之間的相互理解,為保護和推動歐洲文化發展融合做出努力。它還以一種特殊方式讓人們去探尋彼此之間的共通之處,并思考在同一個空間生存的真正意義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成琪 )

在法國,親歷“歐洲文化遺產日”

2021-08-30 09:02 來源:解放日報
查看余下全文